歡迎您訪問“綿陽新聞網”,本站網羅綿陽地區的民生資訊,是綿陽地區對外宣傳的重要渠道,是網民了解綿陽的最佳窗口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救火者”于海洋的復雜與獨特》(九)

《“救火者”于海洋的復雜與獨特》(九)

2023-11-21 13:09:04/ 作者:司孤菱/ 來源:綿陽新聞網/ 閱讀:

本篇文章7029字,讀完約18分鐘

2008年,北京《法律與生活》雜志的記者李秀平寫了一篇題為《400畝土地后的一名銀行女高管》的文章。娓娓道來地講了一個涉及法律、美女、艷遇和陷阱的復雜故事。

這是一個懂法的記者,她的敘述善于引用細節和當事人原話,不動聲色地講了商戰的驚悚和死亡,但對于合作過程中“愛情故事”和落入陷阱的無奈都是點到為止,讓人余味無窮。大有諜戰片的味道。

享受石榴裙飄舞的浪漫之后,可能是漫長的訴訟,甚至是死亡。

結果是三家企業,只有一家企業勝訴,并拿回投資,其余兩家,有當事人突發死亡,有幾千萬投資血本無歸。而勝訴并拿回投資的那家企業的董事長是于海洋。

從“圍獵”中突圍,都是有爆點的故事。

因為圍獵一詞,本意是從四面合圍起來捕捉動物?,F在用得比較多的是在領導干部身上,是指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拉攏腐蝕。

但是美女用槐香沁心對男人的圍獵,似乎更吸引讀者眼球。重要的是有警示的意義。

那下面就說說內容。

1983年,遼寧省沈陽市蘇家屯區佟溝鄉李溝村有塊400畝土地被征用。最初,這一塊地被征用擬修建一個跑馬場。后來,由于項目被叫停,這塊曾經的良田陷入荒蕪。

直到2005年12月25日,這400畝土地又被一個名叫“沈陽綠島溫泉俱樂部”(以下簡稱“綠島俱樂部” 的公司征用。由于“綠島俱樂部”不具備開發實力,在拿到土地之后,便以轉讓公司股權的形式尋找合作伙伴。

“綠島俱樂部”的兩位股東之一聞桂花,有個漂亮女兒在銀行工作,名字叫虹顏。知情者說,虹顏不僅是白富美,還有在銀行工作背景,又加上在韓國做房地產的舅舅加持。

所有這些,讓虹顏成為令人注目的美女商人。

這塊荒蕪多年的土地,終于在虹顏的長袖善舞下,結束了一面在高空飄舞的小旗、一條狗、一頂帳篷,在一塊400畝之闊的土地上,一位老者守著這三樣“渺小”的東西孤獨存在的歷史。

虹顏這個風姿綽約的成熟女人,手里有地,又擁有自稱能為與“綠島俱樂部”合作的企業提供巨額貸款或授信額度的“劇本”,這個劇本對缺少資金的房地產企業而言,具有巨大的誘惑力。

資源融合是當時經典的互補雙贏的模式。

虹顏不僅漂亮,而且善于交際,是個朋友遍地的女人。

在一次會議上,她結識了沈陽富通房屋開發公司董事長于海洋。當時,“富通”也有一塊土地。虹顏提出一個合作方案,代表“綠島俱樂部”和“富通”約定,雙方共同組建一家項目公司,把其中一塊土地開發出來之后,拿賺到的錢再去開發另一塊地。

于海洋接受了這個方案。

這個合作協議簽訂后,虹顏和母親聞桂花去拜訪于海洋。

……我們就娘兒倆,孤兒寡母的,手里就這么一塊地。這些年為了盤活這塊地花了不少錢,我們手里己經沒有錢了,當真人不說假話,我娘兒倆在合作之前,都打聽了,于總是個有能力又有一付好心腸的實惠人,我們娘兒倆也不能瞞著你,辦理 400 畝地的手續時,我們借了 200 萬元高利貸,每個月利息就要8萬元。不還不行啊,還要于總幫助一下,以后,我們的合作,一切由于總負責,我們娘兒倆跟你合作,就省心了,也有出頭的日子了……

這話出自聞掛花之口,悲催,動情,實在。

于海洋本就心腸熱,合作方有燃眉之急,理應伸手相助。

于海洋說,誰都有遇到困難的時候,這個錢我可以借給你們,但我這個人有個原則,公司賬上的錢,只用于工程項目,與項目無關的錢一律不準動用。??顚S?,但是我會以我個人名義去找朋友們借……

聽了于海洋的話。聞桂花當即起身,躬身對女兒說,我們娘兒倆是遇到好人了。

而虹顏無語,但感激之情溢在臉上。

于海洋第二天就把208萬元借給了虹顏解燃眉之急。

虹顏拿到錢后,激動中帶著感恩。

他在電話里說了很多暖心并體現文學色彩的話:……于總,我這些年所尋找的不僅僅是合作者,而是有格局重諾言的人,今天,我找到了,我這個人,雖然不象你于總那么有才有德有本事,但我是個重精神輕錢財的人……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人與人的交往,最重要的是一種默契和頻率的相同,是眼界和格局,是可以溝通的靈魂,我為什么說這些話,是我對你做過很多了解,你年紀輕輕就官至廳級,有權力時就高看底層人,幫助底層人,進入商界,又做得扎實,口碑好,最讓我佩服你的,你知道是什么嘛?是你寫的散文,真的可以讓我看到你內心里的萬里山河和繁花似錦……

當時,于海洋也沒多想,這話出自感謝也可以理解,女人么,尤其有一定文化和閱歷的女人,有些小資很自然……

一個下午,虹顏給于海洋打了個電話,很簡短。

內容是:搞房地產舅舅從韓國專程赴沈,想與于海洋見面。

地點:是在沈陽最好地段的家宅里。

時間:晚上九點。

于海洋爽快答應了!

其實,于海洋已經讀懂了這次會面的內容。

一個女人已經暗示,她準備了一切。

一切呀,都要送給你呀。

考驗于海洋的其實很簡單,是要還是不要?

其實對方考慮的更簡單,但凡是個男人,香艷女子,有放貸的權力,還手握著400畝土地,能不要么?眠花宿柳,美色可餐吶。

于海洋臨去之前,帶上公司的總經理齊錫良,叮囑說,我進去以后,如果30分鐘不出來,你立刻給我打電話。

這份清醒,恐怕也就只有于海洋一個人能預估到:所有的艷遇,有兩種可能,幸福與不幸。

因為他在為官時,曾經歷過這樣的“劇本”,這樣就存留一份內心的清醒,他也目睹過原本才華橫溢的官員卻跌倒在美女腳下的“標本”。

于海洋特別喜歡汪曾祺的文章,并可以脫口而出,他那天在虹顏住宅前下車后,還對齊錫良說了一嘴,玉淵潭花開了,如下了一場大雪。

齊錫良有些不解,問,這是汪曾祺文章《玉淵潭的槐花》開頭的兩句話,你想說什么?

于海洋答,對于汪老的文字,你可以有很多理解,而且在不同時刻……

……

輕輕敲門。

門開之時,虹顏身著透膚長裙,燈光下更顯得艷麗出新,身上帶著浴后的淡淡清香。

于海洋站在門前,說,打扮的這么漂亮,不像是談工作啊……

虹顏伸出了手,把于海洋輕輕地拉進門內。就這么一拉,那個氣,那個味,就足以喚起一個男人有沙場英雄的感覺了。

一個浪漫的空間,碩大的房間里,最顯眼的是那張頂級的從意大利進口的席夢思床,站在面前的是個深情款款的白領女人。此時此刻還需要語言嗎?不需要了,虹顏沒有語言,只是略帶微笑地向于海洋伸出手,那只手可以像她說的話語一樣,是可以拉你走過萬里山河,是可以把你帶入繁花似錦……

但于海洋并未伸手,而是退了半步。

半部之遙,是個意向。

虹顏微笑消失。

不喜歡我嗎?

這與喜歡不喜歡沒有關系,我們于家是書香門第,有好多個規矩,我媽囑咐過我,我媽說,兒子,媽告訴你,不要隨便動了人家的閨女,要是動了,就得把人家閨女娶回家,動了人家,又不能娶回來,是壞于家的規矩!

我不在乎娶不娶。

……

這時于海洋的手機響了。

于海洋借故而出。

轉眼半年過去了,虹顏那邊悄無聲息,不還借款也就罷了,在工程毫無進展的情況下,又與多家地產商簽了意向協議。擔任總經理的齊錫良多次找到虹顏協調,但被虹顏拒之門外。

于海洋又托朋友等人去催促還錢,但虹顏已經不是溫柔的虹顏了。用《法律與生活》雜志記者的話就是四個字“就是不給”。

在多次討債未果的情況下,于海洋把虹顏告到了法院。

法院查封了那400畝土地。后來,于海洋拿回這208萬元。

但與虹顏第二場合作對象的結局,卻是與于海洋截然不同。

《法律與生活》雜志記者李秀平在發表的文章中這樣寫道:這家名為是北京新紀元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紀元”)。在2006年8月16日,選了一個時下在中國人心目中代表“財富和順利”的日子,“綠島俱樂部”和“新紀元”簽訂了一份與開發那 400 畝土地有關的合作協議。但是,事情的進展并不順利。這場合作不僅沒有給“新紀元”帶來財富,相反卻帶來了巨大損失和兩場曠日持久的官司。協議約定,“新紀元”以 1124 萬元人民幣置換“綠島俱樂部”56.2%的股權,“轉讓標的”包括綠島公司開發的“佟溝小區項目”(即400畝土地項目名稱)。

“協議簽訂后,按照履行協議的步驟,我們先打給對方2000萬元。但是,到了該對方履行下一步時,對方開始制造矛盾了?!薄靶录o元”的律師孫長江說。孫律師說的“下一步”,是指雙方在協議中約定的審計。因為是以購買“綠島俱樂部”公司股權的方式合作在“新紀元看來,審計非常重要,通過這個重要關口,可以知道“綠島俱樂部”是否有巨額外債等麻煩。但是,對方“找理由拖”,審計無法開展。結果,“新紀元”付第二筆錢的時間到了,虹顏找“新紀元”要第二筆錢。當“新紀元”提出審計問題時,她的理由是,在合同上,你們沒有說必須完成審計才付第二筆錢??磳Ψ經]有誠意,“新紀元”的董事長代威不想這樣“合作”下去了。于是,他請律師跟虹顏談:“我們把地退給你,你把2000萬元返還我們?!?

在代威看來,地已經增值了,解除合作應該不是一件困難的事。但是,事情并非像代威預想的那樣?!爱斘覀儼讯麻L的想法轉告給虹顏之后,她不僅要接著干這個項目而且要我們把合作資金漲到1.5億元。我們這方覺得對方沒有誠意,沒有答應”因為對合作失去了信心,“新紀元”做出讓步,只要虹顏退還 1600萬元,雙方的合作“友好”終止。虹顏依舊“沒有答應”。

2006年9月25日,“新紀元”請來遼寧省著名律師孫長江,走上了訴訟之路。接手案件后,孫長江發現:“合同中,有不少地方是矛盾的。對方在“時間”上做了大量工作,給我們這方設置了好多陷阱?!比缃?,這場訴訟依舊沒有終結。

接著,《法律與生活》雜志記者李秀平寫的虹顏的第三場合作的小標題是《朋友性命·億元官司》。

她在文章中寫道:虹顏選擇的第三個合作對象是沈陽華鵬房地產公司(以下簡稱“華鵬”)?!浾咴诓稍L中了解到,第三場合作,是三場合作中最驚心動魄的一次。

這一次的合作,不僅涉及的資金數額最大,插曲和故事也最多。2008年4月12日下午,記者在沈陽采訪了“華鵬”董事長王振鵬和黃嬌鳳夫婦。據王振鵬說,2007年4月的一天,經沈陽市一位官員介紹,他們夫婦認識了虹顏。虹顏當時的身份,是興業銀行沈陽分行渾南新區支行行長。黃嬌鳳告訴記者,初次見面,虹顏給出一個極具誘惑力的條件:“我們把公司 (指華鵬)的錢存在她所在的銀行,她可以給“華鵬’授信,而且是3~5倍的額度?!痹谡f到那400畝土地時,虹顏對他們說,她們家就她和母親娘兒倆,孤兒寡母的,手里就有這么一塊地,可是不會經營,捧著金飯碗討飯云云。

“虹顏對我說,王總,我就愿意找你這樣有實力的人,那塊地你給我本金就行了?!蓖跽聩i回憶道。

王振鵬做房地產和別人不同,不直接批地,“都是和批下地皮的人合作哪怕多花幾倍的錢”。因此,面對虹顏手中那 400畝土地,王振鵬動心了。王振鵬是一個頗有實力的老板,他這邊有錢,虹顏那邊有地,雙方的合作順理成章。

在2007年的后半年,王振鵬用一個地產商人的激情,憧憬著那400地的美好前景。他拋出高達千萬設計費“繡球”,與兩個著名的設計公司簽訂了合同,以“國際級設計的水準,來描繪那塊地的未來。

在“華鵬”采訪時,在一間幾十平方米的辦公室里,那些美麗的藍圖環繞在房屋四周,看上去很美。

王振鵬給那塊土地上未來的建物起了一個詩情畫意的名字——迪拜·巴比倫空中花園。他雄心勃勃地表示,把它打造成一座在沈陽絕無僅有的星級高檔別墅群。這一項目,被他確定為“華鵬”2008 年排在首位的開發項目。2007年11月底,那塊土地開發的最后限期就要到了。為了不違反有關規定,決心已定的王振鵬給“華鵬”公司全體員工下了一道“死命令”,在三天之內完成工程奠基儀式!

2007年11 月28 日,一大排工程車??吭谀菈K土地上、一輛接一輛車載著沈陽市和沈陽市蘇家屯區的相關領導陸續抵達現場....…

隨著整整一大卡車的禮花炮在空中絢爛地綻放,迪拜·巴比倫空中花園奠基盛典開幕。在一盤記載當時情景的錄像里,激動萬分的王振鵬,一鍬接一鍬地把腳下的土挖起來拋向“基石”.....…

奠基儀式幾天后的12月3日,在王振鵬和虹顏的注視下,王振鵬的兒子和虹顏的母親分別代表各自名下的公司,在一份合作開發的協議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新紀元”一樣,“華鵬”與“綠島俱樂部”也簽了一份股權置換協議。不同的是,“華鵬”用高于“新紀元”上億元的錢,去置換“綠島俱樂部52%的股權。為了協議的落實,雙方還簽署了敦促協議落實的“步驟協議”。協議簽署后,“華鵬”按照約定把1000萬元現金打到了虹顏指定賬戶,之后,又把價值6000多萬元的一處綜合建材市場“家之居”以“房屋”的形式轉到了虹顏母親的名下。并給對方開了一張 1613 萬元的欠條。接下來,該是“綠島俱樂部”把52%的股權轉移到“華鵬”名下的時候了。

出乎王振鵬意料的是,虹顏選擇了“按兵不動”。接下來,“新紀元”的命運在“華鵬”身上重演。有趣的是,合作雖然出現裂痕,但在感情上,虹顏卻對王振鵬步步進逼。身陷困局的王振鵬換了手機號,選擇了“逃”離沈陽....…

主帥出走,“華鵬”面臨危機。此時,一度被迫凈身出戶的黃嬌鳳回到“華鵬”,并開始化解危機。這個寬宏大量的女人告訴記者,把丈夫找回家后,她甚至對虹顏發出了這樣的信號:“那1000 萬元可以放棄,只要對方把“家之居’還給我們,雙方就友好分手?!钡?,虹顏對她的提議置之不理?!叭A鵬”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在這種情況下,“華鵬”到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因為案件標的巨大,案件在 2008年4月中旬,由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受理。至此,一場標的高達億元的官司開幕。

對于官司的結果,王振鵬并不擔心。他身邊的桌子上,放著一盒煙和一只打火機。他高高舉起那盒煙重新重重放在桌子上,接著又舉起打火機重新放在桌子上,朗聲說:“我拿這個東西換你另一個東西,我把東西給你了,你的東西不給我。那好,你就得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這個一向自信的房地產商人堅信,自己一定能打贏與“綠島俱樂部”的官司。他告訴記者,認識虹顏這個女人,和她所做的這場不堪回首的合作,給自己留下了太多的遺憾。最大的遺憾是搭上了朋友魏嘉的一條性命。魏嘉之死,是這場合作的插曲之一。

51歲的魏嘉是一家裝飾公司的老板。王振鵬在“家之居”曾有個辦公室,他撤離后,便把辦公室讓給了魏嘉。據王振鵬介紹,在把“家之居”過戶給虹顏母親時,他特意讓虹顏關照一下這位老友。

但是,自從虹顏執掌“家之居”后,虹顏就開始趕魏嘉走。2008 年3月7日,虹顏用一段不堪回首的坐牢經歷,對魏嘉進行了一番羞辱。之后,羞憤交加的魏嘉來到“華鵬”。

當時,王振鵬正在為女職工慶祝三八婦女節,魏嘉便向公司總工程師劉先生講述受辱經過。說著說著,“人就不行了”魏喜被 120送到醫院后,不治身亡。

《法律與生活》雜志記者李秀平在采寫這篇文章中,始終保持一位記者采訪的客觀真實的新聞責任,甚至連一句評論都沒有。

李秀平寫道:有關錄像資料顯示,在迪拜·巴比倫空中花園盛大的奠基儀式上,身著白衣的虹顏高調亮相主席臺,有照片資料顯示,在“綠島俱樂部”和“華鵬”簽訂合作協議時,虹顏一直是現場的重要人物,簽字儀式結束后,虹顏母女還和王振鵬父子合影留念.....“華鵬”的律師告訴記者,一切合作事務都是虹顏在做,她的母親只是個“擺設”?!靶录o元”的孫長江律師持同樣的觀點。

據傳,虹顏在和上述三家公司合作時,和公司董事長級別的人物,都發生了“愛情故事”。對此,富通公司有關人士予以否認,“新紀元”一方沒有得到當事人的證實,華鵬公司董事長王振鵬坦率地承認,“這是實情”。這一場場高頻率下的“愛情”,被有關當事人疑為“感情陷阱”。

此情此景,聽聽虹顏的說法十分重要。

2008年4月12日下午,記者帶著“關于蘇家屯那400畝土地的基本情況”、“什么原因導致和北京新紀元公司、沈陽華鵬公司的合作出現糾紛”等7個問題,欲采訪虹顏,記者的話尚未說完,那邊便掛斷了電話。之后,記者發短信給到虹顏的手機,但一直沒有任何回音。

4月25日,本刊記者把采訪函留在虹顏的辦公桌上,整整等待了一個月,也未等到回音。對那400畝土地前世今生的求證也很艱難。4月11日下午,記者來到位于沈陽市蘇家屯郊區的這塊土地上。豎著一面小旗的大地之上,一條汪汪叫著跑出帳篷的小狗,引出一位不愿多說什么的老人。隨后,記者來到這塊土地的轄區蘇家屯區佟溝鄉政府,想了解一下這塊土地的歷史。

在一間掛著“黨委書記”牌子的辦公室,不愿說出姓名的主人拒絕接受采訪。無奈之下,記者來到蘇家屯區委宣傳部。在這里,宣傳部一位姓韓的主任聯系了該鄉的一位負責人。在韓的辦公室,記者撥通那個尾號為“2999”的手機后,對方以“開會”為由掛斷手機……

到目前為止,那場耗資天價奠基儀式己經過去六個月,成排的工程車開來又開走了,那片400畝土地,依舊在寂寞之中……

這是一篇發表在北京央級法治大刊上的報道,已經距今15年……

筆者合卷之余,不禁感慨,這并不是一個高端的劇本,卻由虹顏導演并主演了三場,可謂是一部“世紀大戲”,這三場大戲投資可謂巨大,不僅情節跌宕起伏,人物形象豐滿,還是悲喜交融,真有死傷。唯一跳出圈外,還拿回借款的唯有一人,便是于海洋。

但于海洋的發小齊錫良對我說,康老師,這點事哪到哪呀?圍獵于海洋的故事,真正驚心動魄的是發生在順鋒礦,我說句不好聽的話,如果于海洋當年被圍獵成功,倒是一種幸運,如果他把羽毛染黑,享受香車美女?他不會被弄進去,這就是天鵝的命運……

如果讀者感興趣,下一篇,我就講天鵝的命運……


標題:《“救火者”于海洋的復雜與獨特》(九)

地址:http://www.holdtonature.com//xwdt/65329.html

免責聲明:綿陽新聞網報道的內容涵蓋綿陽新聞、綿陽房產、綿陽美食、綿陽經濟等綿陽當地的新聞資訊。本篇內容來自于網絡,不為其真實性負責,只為傳播網絡信息為目的,非商業用途,如有異議請及時聯系btr2031@163.com,本人將予以刪除。

看了又看的內容

婷婷精品视频在线观看的_97人妻在线视频_自愉自愉自产国产91_97美女国产超碰精品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香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