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929字,讀完約2分鐘

接近古稀的老母親很少遠行。 一是珍惜家庭,害怕花錢,二是暈車。 給她買了老年人的手機,但是不怎么用。 手機拍照就更不用說了。 她知道手機有這些功能,但不玩。 最多只能接電話。

每個周末,我和丈夫都回老家。 是給老父帶藥回去,還是回去看看? 只要看到家里的老人沒事,我們的新的一周就特別輕松。 每次見到我們,鄰居也會來拜訪,父母會多慶祝,丟了手里的工作,坐在一起,聊天。

上周末,老師回到下村,睡了午覺。 我們驅車收拾房子,媽媽正好從外面洗衣服回來。

把二老買的點心拿出來,洗葡萄,一家人坐在一起邊吃邊說。 說這說那,也沒有主題。 我想去看草莓,但老母親不允許。 太陽很大,外面說熱。 我只能坐下,拿出手機,給媽媽拍照。

一開始,老母親約束著,閉上嘴唇,表情嚴肅。 在她沒有觀察之前,我閃了兩聲。 給她看,媽媽笑了。 于是我坐在她旁邊,請弟弟給我們倆拍照。 我聽說媽媽急忙拽起衣領,拍了拍頭發。 我的右手抓住她的肩膀,鼻子突然變酸了。 瘦瘦的媽媽,我只要輕輕一拉,她就會掉到我懷里,像個聽話的少女。

【快訊】龔華瓊:和老母親玩自拍

弟弟連拍了幾張。 有些人抿著嘴笑,有些人張開嘴笑。 有些人扭葡萄吃。 表情很奇怪,我們看到了很大的樂趣。

這個時候,我想用美顏相機和媽媽一起自拍。 打開美顏相機,戴上美顏濾鏡,竊竊私語,新疆裝,戴大紅帽子,時尚鏡,大貓臉。 媽媽看到手機里美麗、萌萌的人是自己,很感興趣,和我一起笑個不停。

她看到我戴著太陽帽,和她一起拍照。 別忙,我也來戴帽子。 呵呵,她老人家居然也帶著白色太陽帽。 我問她什么時候買的,她說是侄子的表弟送的。 我們各戴帽子,又拍了不同形式的照片。 弟弟看到媽媽用左手托著下巴沉思,在旁邊喊道。 哇,媽媽,有明星的范圍。 很有氣質。

【快訊】龔華瓊:和老母親玩自拍

我朝他撇了撇嘴:嗯,我知道你這才吵。 媽媽本來就是個大美女。 不然爸爸為什么沒和那個白富美青嬰結婚?

看到我們三娘嘻嘻哈哈地笑著,老師和爸爸在旁邊抿著嘴偷偷笑了。

我一口氣把媽媽和h的照片發給了妹妹。 妹妹笑得照片中毒了。

現在,我意識到世界媽媽,不論年齡,其實骨子里都是個小女人,喜歡臭美。 如果有時間和她們一起玩現在的新游戲,不是比用微信的力矩送母愛的偉大之類的更有趣嗎?

(橫華瓊(南充) )

譚鵬

標題:【快訊】龔華瓊:和老母親玩自拍

地址:http://www.holdtonature.com//myjy/16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