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3658字,讀完約9分鐘

前幾天,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和金融學教授許小年在深圳創新快速發展研究院發表演講時,提出了“中國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看法。

由于石頭掀起千層浪,這個觀點被媒體以“許小年:中國已經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名義通過網絡傳播,很快成為話題。

“中等收入陷阱”到底是什么? 中國能用嗎? 為什么不用呢?

中國真的陷入了中等收入的陷阱嗎?

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最初來自于世界銀行2006年發表的《東亞經濟快速發展報告》。 該報告指出,在20世紀后期的工業化浪潮中,中等收入的經濟阻滯成功進入了高收入國家。 許多國家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快速增長后,經常陷入經濟增長的停滯期。 他們既不能在工資方面與低收入國家競爭,也不能在尖端技術和現代服務業方面與富裕國家競爭。

國內理論界關于中國是否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有以下三種說法。

第一種觀點很悲觀,認為中國正處于“中等收入陷阱”的困境。 這種觀點的代表人物是許小年。 他認為,中國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人均收入停留在1萬美元左右的魔障。

他的根據是,中國這幾十年的增長方法一直是數量型增長,而不是效率型增長。 資本積累帶來的經濟快速發展已經不可持續,必然導致資本邊際收益減少,目前我國各行業的投資轉化率有多大? 零,甚至零以下。 資本收益為零的話,就會成為中等收入的陷阱。

第二種觀點認為,中國處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中間地區。 持有這一觀點的代表人物是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前院長馬曉河。 他基于年中國進入中等收入國家后出現的一些值得觀察的現象:一年后,我國經濟增長放緩,從年一季度的12.2%降至去年三季度的6.7%、四季度的6.8%、今年一季度的6.9%。 二是與低收入國家相比,中國中低端產業的價格特征已經喪失,比較特征有所下降。 三是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們中高端的比較特點仍然不足。 “因此,我的結論是,中國處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中間區域。 ”。

另一種看法很樂觀,認為中國不會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持有這種觀點的代表人物,著名經濟學家嚴寧。

前幾天,在一個公開場合,他嚴厲反駁了徐小年認為中國掉進了中等收入陷阱的觀點。 他認為中等收入陷阱是個偽命題,不具有普遍性,中等收入陷阱與中國沒有任何關系。

寧先生認為,中等收入陷阱實際上包括三個陷阱。 第一個是快速發展的制度陷阱。 許多快速發展中國家不立即進行改革,不進行土地重分,至今已成為制度性問題。 二是社會危機的陷阱。 既然土地制度沒有改變,以前流傳下來的統治方法也沒有改變,那么內戰就發生了,長期以來形成了社會不和。 三是技術陷阱。大部分出國留學人員畢業后不想回去,非洲、中南美哪些落后地方的技術可以突破? 有了技術上的創新,才能走向成功。

“但是中國不會發生這種事?!睂幷f,十一屆三中全會帶來的最大利益就是提出了改革開放,沒有改革開放,就不會有后面的局面。

三種觀點中哪個更接近現實? 中國社科院工經所研究員張世賢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我贊成嚴寧的意見。 目前,我國的技術創新能力很強,技術創新達到一定階段后,應該能夠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這個階段。 從現在中國人的創造力、創造精神,以及不輸給寂寞的國民精神出發,對悲觀的論調持有輕蔑的態度。 ”。

資料圖。 中新網記者李金磊攝影

中國已經進入中等收入國家的行列

要談中國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首先要搞清楚中國在中等收入標準中的位置。

年,世界銀行以人均gdp為基準分組各國經濟快速發展水平:人均gdp低于1045美元為低收入國家。 1045美元到4125美元是中等收入國家;426美元到12735美元是中等收入國家;12736美元以上是高收入國家。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去年,中國人均gdp為53980元,換算成美元標準,中國人均gdp處于8000美元的中等水平。

“加入中等收入國家是現實,但是否是陷阱歸根結底取決于經濟增長的方法是否改變了? 未來的經濟增長靠什么? 如果我國能比較有效地提高體現科技進步貢獻率的“全要素生產率”,順利實現經濟快速發展方法的轉變,就不會成為中等收入的陷阱。 張世賢說。

現在,世界上大部分快速發展中國家都存在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問題。 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馬來西亞等國在20世紀70年代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但到2007年,這些國家人均gdp 3000美元至5000美元的快速發展階段仍在掙扎,增長的動力和希望不在少數 據統計,人均國民收入達到3000美元后,多個國家陷入經濟增長停滯期。

根據世界銀行公布的《中國2030》展望,在過去的50年中,只有13個國家或地區成功地從中等收入經濟區塊升格為高收入經濟區塊。 這意味著“中等收入陷阱”的命中率實際上相當高。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袁鋼明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我們目前正處于經濟增長調整期,已經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但中等收入陷阱的風險還遠未拉開距離,縮小貧富差距,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任務依然艱巨。 ”。

既然許多國家在人均收入達到中等或中等水平后出現了經濟放緩,中國應該如何避免?

張世賢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目前中國正處于“三期疊加”(編者注:增長速度偏移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中的結構調整陣痛期這一階段,“確實,我們形成了共識,下定決心,馬不停蹄,千人矚目。

中國在2027年或進入高收入行列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既需要做法論,也需要時間表。

年11月10日,國家主席習大大在北京出席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和工商咨詢理事會代表對話會時表示,“對中國來說,‘中等收入陷阱’終將過去,關鍵是什么時候過去,過去如何快速發展。 我們有信心在改革的快速發展和穩定之間,以及在穩定增長、結構調整、惠及民生、促進改革之間找到平衡點,使中國經濟穩定走遠。 ”。

李克強總理曾經預測過中國接近高收入國家水平的時間。 年11月24日,李克強總理在第五屆中國—中東歐國家經濟貿易論壇上表示:“未來五年,經濟年均增長率必須保持在6.5%以上。 這意味著到年人均gdp將達到1.2萬美元左右,按照世界銀行的標準,接近高收入國家水平,基本上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這是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里程碑。

國際市場研究機構還對中國是否不制造中等收入陷阱以及何時能夠進入高收入國家進行了關注和調查。

今年年初,摩根士丹利研究部門發表了“我們為什么看中國”的報告。 該報告看到許多中國經濟轉型升級,認為中國有能力規避金融沖擊,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根據該報告的保守預測,中國人均gdp將在今后10年內從8100美元增加到12900美元,并于2027年進入高收入國家行列。

4個省已進入高收入水平,5個省接近高收入水平

全國性數據表明了整個國家進入高收入國家的速度,區域性數據表明了我國東、中、西的局部結構特征。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分析年中國各地的經濟數據后發現,其實中國的一些沿海省份已經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達到了世界銀行公布的“高收入國家”水平。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根據公開數據統計,人均gdp超過世界銀行公布的高收入門檻的省份是天津、北京、上海、江蘇。 接近高收入水平的有浙江、福建、內蒙古、廣東、山東5個省。 剩下的22個省都達到了中等收入水平。

這里必須特別指出的是近年來天津、北京、上海三個直轄市人均gdp排名的變化。

人均gdp在1萬美元以上是重要的象征。 根據世界銀行年度的衡量標準,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是公認的從快速發展中狀態進入發達狀態的標線。

上海是我國第一個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大關的省份。 據統計,2008年,上海全年實現國內生產總值( gdp ) 13698.15億元,人均gdp達到10529美元,首次突破1萬億美元大關。

北京突破上述標準的時間比上海晚了一年。 據統計,2009年北京gdp達到11865.9億元,全市人均gdp達到68788元,折合10070美元,突破1萬美元大關,成為第二個個體平均gdp超過萬美元的省份。

天津比北京又晚了一年。 年,天津人均gdp達到70402元,美元超過萬美元,成為第三個個人平均gdp突破1萬美元的省份。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天津在時間節點上落后于上海和北京,但天津的人均gdp“居后”。 首先,年迅速超過北京和上海,以106795.02元( 17439.338美元)位居各省首位,次年依然出色,盡管比排名第二的北京多1000美元,但依然穩坐第一的椅子,而且人均

張世賢說,我國目前的創新活力很強,在高鐵、互聯網、中國制造2025等多個行業,其快速發展速度震撼全世界。 由于中國地區的輻射和傳導效應比較強,東部一定會輻射到中、西部,繼續引導其他地區進入高收入階段,提高全社會的人均gdp。 因此,整個中國加入高收入國家的行列已經沒有時間了。 ”。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王紅茹|北京報道

牢籠:趙澤

(本文于《中國經濟周刊》年第29期發行)。

(責任:王潎鵬)

標題:“中國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厲以寧:兩者沒什么關系”

地址:http://www.holdtonature.com//myjj/34747.html